位置导航:首页 >> 新闻中心 >> 诗歌与诗经 >> 正文
诗歌起源及《诗经》
信息来源:诗经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14日11:16 文章编辑:晓华

    就国学蕴涵而言,相对于古人(清乾、嘉学派之后)今人无论在治学方法之严谨还是知识之渊博以及立论精当、见解深邃方面皆无法与之伦比。同样,今之学者学术素养、功力以及学风方面也无法与古之学者抗衡,不是说今人智力逊色古人,只因为社会条件之变更早已使古人那种三岁读经的教育方法一去不返,今人更无从谈起享有以小学为基础和核心的考据学,白话文时代今人必然面临前所未有的衰微大趋势,正所谓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其实这不是任何个人的意志所能转移的。

一、诗的起源

㈠诗是人类的母语

中国关于的概念形成较早。《文心雕龙》就认为文之为德也大矣,与天地并生者,即为万物属性渊源深广,堪称与天地并生俱存。因为有了天地就有了蔚蓝色和黄色交错,并有方圆形体区别。同时,日月像璧玉叠合在一起,显示壮丽的天河景象;山河像光彩绮丽的锦绣,展现出大地的形象,所有这些都是自然之。仰望天空日月星辰光芒闪耀,俯视大地山川河流蕴涵华美文采,上下位置已经确定而产生天地,只有人可以与天地相配,因为人类凝聚着天地灵性,即所谓的天、地、人三才。人为万物之灵,为应天地之心而生。人的心灵产生而确立了语言,语言之后文章得以鲜明,所有这些都是自然的道理。

国人关于的概念产生时候相对较晚,尤其在华夏最初的文字符号即甲骨文和金文中迄今为止没有发现的存在,直到西周中期后方才出现,今可见于如《大雅.卷阿》、《小雅.巷伯》以及《大雅.崧高》等中。

文学,不论中外,发达最早的是诗歌。所以说诗歌是最初的文学,甚至有确凿证据证明在有文字以前便有了诗歌。而且,中国最早的诗歌不是四平八稳地写在纸上而是唱出来的。

如郑玄之《诗谱序》据《虞书》诗言志,歌永言之说将诗歌起源定于虞舜时代;孔颖达之《毛诗正义》又上推到大庭氏时代,其实此种思路并不正确。因此有人断言,荷马史诗是希腊最早记录之诗,其原始程度却不如非洲土著之歌谣

所以,研究诗歌的起源不能总是从历史追索入手。如朱光潜所言,自以为在最古的书籍里寻出几首诗歌,就算寻出诗的起源了,也即研究诗歌起源与其以荷马史诗或《商颂》、《周颂》为依据,倒不如以现代最未开化民族的歌谣做依据。

    先秦时期是我国文明史上最著名的中华民族三大文明繁荣期之一(先秦时期、魏晋时期、隋唐时期)。这一时期诞生了屈原、孔子等诸子百家。从文化体验的角度出发,越是接近原始的文明越为真实,所以今天的文化学者们宁愿放弃都市的繁荣而深入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主要原因就是这些地区有许多真实的文化存在。

诗是精粹的语言

因为诗歌是纯粹的,因此比散文需要更多的思索、更多的吟味,许多人觉得诗歌难懂,原因在此。但诗歌终究是语言,因此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神秘。

1.所有语言,包括说的和写的,都是可以分析的,诗歌也是可以分析的。只有分析,才可以得到透彻了解;散文如此,诗歌也如此。有时分析起来还是不懂,是因为分析得不够细密或者是知识累不够或拥有的材料不充分,并不是分析的方法不成。这些情形,不论文言文、白话文、文言诗或白话诗都是一样。不过在一般不大熟悉文言的年轻人,文言文特别是文言诗也许更难懂些罢了。

由于诗歌是精粹的语言,暗示是其生命,而暗示得从比喻和组织方面下功夫,利用读者联想的力量,所以欣赏诗歌往往有组织简约紧凑,似乎断了又联系着的感觉。

2.只有能分析的人才能更切实欣赏。因此所谓的欣赏其实是在透彻的了解里。没有透彻的了解,欣赏起来也许会驴唇不对马嘴,至多也只能是模糊的印象。

    有不少人认为诗歌只能综合欣赏,一分析就没有韵味。其实诗歌是最错综、最多义的,非得细密的分析功夫,否则不能轻易抓住其意旨。古人分析诗歌多在释而释少:

就是诗歌中引用的古事或者成辞,通常称为典故为诗歌的意思,即日常所谓的用意

典故其实是比喻的一类,或用古事成辞或用眼前景物。一首诗歌可以不用典故,但是却离不开典故。旧诗如此,新诗仍如此,可能新诗多用些外国典故罢了。要透彻地了解诗歌,在许多时候非先弄明白诗歌的典故不可。如陶渊明的诗歌可谓自然,但其用的典故依然不少。有些人反对诗歌用典,认为诗贵自然,辛辛苦苦注释的典故只能表明诗歌来历以及作者知识渊博,但不能增加诗歌价值;另有人认为典故太麻烦、太琐碎,为欣赏之累。

㈢一切诗歌的出发点是性爱

1.古人认为,男女性爱是天地间的正气。宝爱之暇,何所用其惭作。所以中国第一部乐诗集——《诗经》里包含的情诗很多,作者老实地歌唱,编者老实地收录,他们只觉得这是人类应有的情感,而这些诗是忠于情感的产品。[顾颉刚《史迹俗辨.诗歌的出发点是性爱》

当然,古人比现在人喜欢唱歌,当代知识分子抒发情感往往写诗词,只能写在纸上且只能诵读不能演唱;古人及当时非知识分子则不然,他们抒发情感往往是唱出的山歌或小调,很少写在纸上,也没有人注意。

最初的诗歌,与故事一样,是民众共同的作品,没有私人著作权,可以说所有艺术的分枝都是由诗歌衍变出来。[有韵律的语言易上口、易读、易记]

2.用研究性欲的方法研究《诗经》,自然最能了解《诗经》的真相。其实也用不着十分研究,你打开《诗经》来,只要你开诚布公读去,他就在那里。自古以来苦的是开诚布公的太少,所以总不能读到那真正的《诗经》。[闻一多《诗经的性欲观》]

有人说诗歌中比兴信念可以支配一切,即作诗必关教化,凡男女私情、相思离别的作品,必有寄托的意旨——不是臣不得便是士不遇知己,因此认为相思和离别等等私情不值得作诗,即作诗和读诗,必能见其大。但是原作品中却往往不见其大处。于是有些人只能抓住一句两句,甚至一词两词曲解和发挥,好凑合其传统信念。这不但不切合原作,并且常常不能自圆其说,只能算是无中生有、驴唇不对马嘴。[《朱自清全集》第七卷,江苏教育出版社1992年版]

二、诗歌产生的基本途径

㈠生产劳动

如《吴越春秋》中所载《弹歌》之断竹,续竹。飞土,逐宍(古肉字,指禽兽)”,记载了狩猎的全部过程,反映了先民渔猎时代的社会生活;

《论衡》之《击壤歌》据说为尧时作品。

㈡神话传说

如出自《诗经.小雅.大东》之(qi)彼织女,终日七襄(huan)彼牵牛,不以服箱,既为中国最早之有关牛郎织女神话,又居中国文学之先河。

大东东方诸侯大国跂彼织女,终日七襄意思为那呈三角形状的织女星座,一天移动七次呈三角形乃星位移动;

(huǎn)彼牵牛,不以服箱,意思那闪闪发亮的牵牛星,却不能用来驾车星光闪亮

该一神话至两汉时期已具典型意义,如张衡《西京赋》、班固《两都赋》,曹植《九咏》中皆有牛郎织女;汉乐府《青青河畔草》中更有绵绵阐述。同样,汉代名篇《有所思》、《上邪》以及《古诗十九首》中皆有牛郎织女形象直接或见解出现,终使得此一对痴男怨女成为中国古代文人以诗歌、散文乃至多种历史典籍中连篇累牍叙述和探讨涉及朋友、兄弟、夫妻或分别或相送的重要内容。

    再如唐诗人赵潢《七夕诗》:莫嫌天上稀相见,犹胜人间去不回;如唐诗人卢殷《七夕》:河耿月凉时,牵牛织女期等等以及后来宋人秦观的《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牛郎织女其实为国人提供了一种审美经验、一种情感类型、一种艺术方式及泛式,因此几乎历代文人都愿意乐此不疲地将之用于文学创作和人文关怀之情感表达及探讨中。

㈢祭祀祖先

      如《大雅.(yíng)酌》之泂酌彼行(lao)(yi)彼注滋,可以(fen)(chi)。岂弟君子,民之父母。”[“舀取行潦山涧流水舀取盛水容器餴饎蒸饭酿酒”]

㈣男女恋情

     如《关雎》、《蒹葭》、《将仲子》、《桑中》等,皆张扬着生命精神,成为《国风》婚恋诗的主体。

㈤祖饯送别

祖饯即送别,最早其实与先人遥祭死在道路之灵魂习俗有关,而同时受自身条件的制约,古人出门或远行之前必须祭祀路神以祈求平安。因为古往今来与之相关的文学作品瀚如烟海,所以萧统《文选》中专列一类。

1其实为祭祀路神祖神的一种形式。最早见于《山海经.海内北经》之有人曰大行伯,把戈为其中一部分,多与跋祭有关。后来随着社会发展的成分逐渐消亡而却日趋讲究,至汉时即已基本消亡。主要程序基本表现为——犯跋——酒脯,外在形式即以歌舞宴饮折柳三种形式表现。因为时情感激动,因此无意中出现,但在汉之前并不重要,而以为主,但同时也有少量唱和和赠于之作。

如《诗经.大雅.崧高》中如此记载:“……申伯信迈,王饯于郿……吉甫作诵,其诗孔硕,其风肆好,以赠申伯。”[“申伯即申侯,周宣王的舅舅,周之重臣;信迈即果真要踏上南下封国的路程] ;再如《大雅.烝民》之“……仲山甫徂齐,式(chuan)其归。吉甫作诵,穆如清风,仲山甫永怀,以慰其心。”[“仲山甫为周宣王时的大臣,吉甫即尹吉甫,也是周宣王时的大臣。式遄”“希望迅速”]

以上关于祖饯及诗作其实皆为远行者送别之作,可为古人祖饯诗歌创作之一斑。

另外,《诗经》中如《秦风.渭阳》、《邶风.燕燕》、《邶风.谷风》中也有类似祖饯诗歌创作记载,主要表达创作者对接受者给予情感抚慰及求得心灵共鸣的震撼作用。

再如《汉书.李广苏建传》关于苏、李交往之记载,其中苏武返汉前李陵为之饯行的饯别歌径万里兮度沙幕,为君兮奋匈奴。路穷途兮矢刃摧,士众灭兮名已陒。老母已死,虽欲报恩将安归?”[82];再如《汉书.武五子传》:发纷纷兮置渠,骨籍籍兮亡居。母求子死兮,妻求死夫。徘徊两渠间兮,君子独安居。”[武帝子刘旦华容夫人绝笔]

2.另一饯别风俗折柳为唐宋以后盛行。盖因随处可取且谐音,并预示生命力之旺盛及生存能力强,因此后世更演变与葬礼有关之另一风俗,如晋时傅玄之 《柳赋》虽尺断而逾滋兮,配生生于自然,再如《乐府诗集.横吹曲辞》上马捉鞭,反折杨柳枝;下马吹长笛,愁杀行客儿等,折柳多有吉祥意味。

三、诗歌产生原因

㈠先人摹拟重复自然界各种声音

如《小雅.伐木》之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就是当词语被构建出一种音乐的韵律时,便创生了最基本的诗歌形式。

还有如摹拟鸟类声音关关雎鸠关关黄鸟于飞……其鸣喈喈”[《周南.葛覃》]交交黄鸟,止于棘”[《秦风.黄鸟》]风雨潇潇,鸡鸣胶胶”[《郑风.风雨》];再如摹拟兽类声音之呦呦鹿鸣,食野之萍”[《小雅.鹿鸣》]

摹拟鸟兽动作声音之雄雉于飞,泄泄其羽”[《邶风.雄雉》]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齐风.鸡鸣》];摹拟风雨雷电江河水声如习习谷风,维风及雨”[《小雅.谷风》,闻一多《诗经通义》解释习习本大风之声”]南山烈烈,飘风发发”[《小雅.蓼莪》,《毛传》解释发发,疾貌”]河水洋洋,北流活活”[《卫风.硕人》,《说文》解释活,水流声”];摹拟人物活动种种象声词如有车鄰鄰”[《秦风.车鄰》],“钟鼓将将”[《小雅.钟鼓》]等等。

日常可自婴儿学语的生动事实感受。因为摹声为人类语言能力中较易达到的,似乎是一种本能技术,而摹状则有不一定难度,绝非婴儿所能达到。

㈡先人表现与欲望相关情绪状态

诗歌创作的根本动力在于诗人要求表达主体自身的思想情感之需要,因此使用有限的词语表达内心之情绪状态方面的造诣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部分粗略统计,仅《诗经》中用于形容忧心或类似情绪的重言就有20种之多。如我心惨惨”[《大雅.抑》]忧心殷殷” [《小雅.正月》]忧心烈烈”[《小雅.采薇》]劳心博博兮”[《桧风.素冠》]忧心忡忡”[《召南.草虫》]中心养养”[《邶风.二子乘舟》]等等。

正如孔子在《诗序》里所说,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如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即所有心有所感发为歌咏是在有文字之先已有的事实。

今人不能否认,许多诗的创作其实正如 《诗》中关于《风》的解释——本是出于里巷歌谣之作,男女相与咏歌,各言其情也。

无论摹声或欲望情绪表达,先人同时借助原始汉语的叠字功能创作诗歌,且叠字在最初的诗人和作者那里也许没有固定的特别意义,其形式上的价值和音韵效果也许更为重要,因此叠字在《诗经》之后则很难为后人所把握,但后人在长期语言实践中同样明智地逐渐创作了双声叠韵,赢得了语言史和诗史的同步跃进。

如形容词之参差,方位词之左右,动词之邂逅,名词之蟋蟀等双声词;如形容词之铠弟,动词之绸缪婆娑,名词之螟蛉崔嵬等叠韵词等。

四、诗歌创作目的及主题

㈠先人诗歌创作的目的有五个,即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

虽然如前面所说,爱情是产生诗歌及一切艺术形式的主要原动力。但是,由于封建时代一些教育包含欺骗,所以历代经师对《诗经》的阐释其实包含着许多违背历史和时代真实的做法。

如施教要有针对被教育者的问题,而《诗经》中关于性爱的话题最多,所以后世学者都回避掉并以礼节代替,因此后人有说礼节就是用来掩饰欺骗的,所以诗三百就如孔子所谓的温柔敦厚起来,被逐渐当作说教的范本,成为闻一多所谓的汉之《诗经》一门学问,就是说诳技巧的竞赛。

但是,既为教化,《诗经》及同时代作品反应了一定的社会现实。如《硕鼠》、《伐檀》,皆少文学技巧而多面向实际,而汉以后诗歌及文学作品则日渐追求文学技巧和语言、意境美感。

何言?

俗话说,不学诗,无以言”[孔子《论语》],在社会幼稚时代,每个作家必然是一个诗人,因为在当时,语言就是诗!但是,关于的主题却一直争论了数千年。之主题主要结合其功用可基本归结为如下方面:

1

从口从兄。以灵魂为对象,以鬼神为对象。《大雅.荡》文王曰咨,咨女殷商!……”[“文王叹息一声说,唉!你这商王朝。”“叹息殷商为商王朝。]

类似祝祷之词在《诗经》中比比皆是,共计出现达13篇之多,所有等从旁字皆具备典型宗教术语性质。如以祈甘雨”[《小雅.甫田》]以及《大雅.荡》中侯作侯祝……”,并影响后来字构成,如出现于《周南.(jiu)木》中三次,则于《雅》中出现13次,如《小雅.膽彼洛矣》之福禄如茨

2

《诗大序》非常重视诗歌与政教的关系。首先认为诗歌是政治、社会状况的反映,其次很重视诗歌对于政治、社会的作用。总之,诗歌必须有功利性,诗歌必须为政教服务。

如《小雅.巷伯》之寺人孟子,作为此诗。凡百君子,敬而听之

因为构成,且基本同音,同时还因为的语源主要由于祭礼主持!所以《说文》认为其主要言寺

后人王安石也在《字说》中认为诗为寺人之言,同样用法如波者,水之皮以竹鞭马者为笃等等!

3

    《诗大序》认为诗歌首先是人内心想法、情感的外现。也有人以,原因既为二者古音相同,且由于二者字形相近,故诗之言志多由此起,如《广雅.释诂》所云诗,意志也

同样,《书大传》也云诗,言之志也,且此类众口一词说法流行极广,由此先秦时期通用。

㈢诗之形态

根据《尧典》之声依永,律和声可知,最早诗歌形态就应该合于声律,可以配乐歌唱,即为中国早期诗歌特点。随着时代推移,诗之形态发生很大变化:

一是声律方面变化,《尧典》所谓合于声律指诗歌要合于音乐之声律节奏,但后来诗歌脱离了音乐走向独立,诗人主要追求诗歌语言自身声律节奏而产生声律之学,律诗由此形成;另一显著变化在字句方面,其形式由四言过渡到五言、七言,最后形成字、句固定的五、七言律诗。

五、先秦爱情文学特点

尽管该一时期由于中华民族的文明刚刚发祥,但由于爱情是文学的永恒主题,所以在《诗经.国风》中,关于婚姻爱情的题材的几乎占三分之一以上。

而且,《国风》时代早已过了所谓的生殖崇拜历史阶段,此时的婚恋在很大程度上表示着人的理性的自觉,因此具有较高的现实主义精神和文学艺术水平,在我国文学史中占有较高地位。其内容大多数是思想感情纯洁健康的优秀民歌,文学、艺术性较高。而且,这些婚恋诗的成份并不单一,大致可分为两类:

㈠一类与当时的婚礼、妇德有关。如《关雎》;也有的记录了当时人们的审美观念,如《诗》里所说: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也有的记载了当时青年男女大胆反抗礼教束缚,要求婚姻自主,具有勇敢的叛逆性等;而有的则是以女性口吻控诉过去时代夫妻同甘共苦,但在刚刚度过艰难生活之后,男方却另娶新妇,对既冷酷又暴虐(类似于今天的找情人,包二奶?),这类诗歌其实也揭示了当时女性社会地位低下的状况(其实当时所有的女性都没有社会地位,因为那时的生产力水平决定了体力相对较弱的女性只能做男子的奴隶)如《谷风》和《氓》中所表述的那样。

㈡一类则追求自由的爱情,张扬着生命精神,成为《国风》婚恋诗的主体。如《蒹葭》。

这一时期的爱情文学作品有的写春暖花开时节青年男女在春游之际自由自在地表达爱情的;有的抒发作者所认为自己所思慕的女子有如江汉之水、可望而不可渡,而具有浓郁抒情色彩的,如南有乔木,不可休息。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出自《周南.汉广》)

总的来说,这一时期诗歌大部分表现了基本是真实的青年男女的爱情生活,奔放、率真较多,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社会的社会矛盾。

六、关于《诗经》

㈠众所周知,《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原为311篇,现存诗305篇(又称诗三百),共收集西周至春秋中叶(公元前11世纪到7世纪)约五百年的诗歌。是中国有文化以来的第一本教科书,且最初是唯一的教科书,古时候教育以诗教为最重要,一切教育当时都包含在《诗经》中[闻一多语]

㈡《诗经》具体创作时间多不可考证,大致历时五百余年,地域遍布当时主要国土,作者几乎涵盖社会各阶层。可分为三个创作高潮:一是从周武王至周康王的五六十年间,所谓周工制礼作乐时期,主要创作了周颂部分篇章;二是周昭王至西周晚期,创作了《雅》、《颂》的大部分篇章;三是东、西周之交到春秋中叶,是国风创作时期。

㈢原始的《诗经》其实是和乐而歌唱的歌词,是一种为社会各阶层喜闻乐见的诗、乐、舞三位一体的艺术形式。《诗经》在秦代遭到焚毁,但由于众多人士的传诵,到了汉代由开始流传,但其音乐作用已经消亡,诗歌逐渐向诗转变。同时,这一时期传颂《诗经》的汉儒对男女情爱进行了否定。直到明代,由于许多文人坚持孔子不删淫诗’”这一理由,逐步肯定了《诗经》中情诗的文学艺术价值。

㈣从文化意义上说,《诗经》是初民理性觉醒的一种最为突出的形式,但这种觉醒的形式是通过它的具体用途表现出来的。一是通过各种典礼、仪式的运用表达,二是通过观察政治的得失、成败,三是通过各种娱乐。

㈤诗之六义

一曰风,二曰赋,三曰比,四曰兴,五曰雅,六曰颂,又称六诗[《周礼.春官.大司乐》]

上以风化下,下以风刺上,主闻而纳谏,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戒,故曰风。至于王道衰、礼仪废、政教失、国异政、家殊俗而变雅作矣。国史明乎得失之踪,伤人伦之废,哀刑政之苛,吟咏情性,以风其上,达于事变而怀其旧俗也。故变风发乎情,止乎礼仪。发乎情,民之性也;止乎礼仪,先王之泽也。是以一国之事,系一人之本,谓之风;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风,谓之雅。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由废兴也。政有大小,故有大小雅焉。颂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者也。是谓四始,诗之至也。

南、风、雅、颂者,《诗》篇之异体;赋、比、兴者,《诗》文之异辞耳。大小不同,而得并为六义者。赋、比、兴,是《诗》之所用,风、雅、颂是《诗》之成形,用彼三事,成此三事,是故同称为

1风,风也,教也,风以动之,教以化之”[《毛诗序》]。贾逵注《尚书.费誓》解释为风,放也,牝牡相诱谓之风

    ⑴《风》之圣化与还原

    如《圣经.旧约》之《雅歌》:

高贵的圣女啊!

你的纤足在鞋子里,多么雍容华贵;

你圆润的腿像美玉,是巧夺天工的杰作。

你的肚脐像圆杯,盛满各式美酒;

你的腰像一堆麦粒,环绕着百合花;

你的乳房像一对孪生的羚羊;

你的脖子像一堆象牙台……

……

我心爱的人儿,逗人喜欢的女郎,

你是多么美丽,多么可爱!

你的体态窈窕像棕榈树,

胸脯如同树上的果子。

我要攀上这枝棕树,

紧紧握住它的枝子。

但愿你的乳房像两串葡萄,

你的气息如苹果般清香。

你的吻像醇酒那样香甜,

直流入我口内,

直流到我唇齿间。

如卡西尔在《语言与神话》所说只有当语文学和神话学揭示出那些不自觉的和无意识的概念过程中,我们的认识论才能说是有了真正的基础。所以中外文化都非常巧合地以阐释圣教,所以《诗经》中若干与有关的作品的格调也即上升为后妃之德

义阐释

《辞海》对的解释如下:风风;风教;风动;风化;风刺;风俗;风土;风雨;民俗民谣;风讽;风气;声调;牝牡相诱;

闻一多认为当人类的婚姻成为问题时而产生了”(包括”)!当婚姻为安排好的,不用进行任何争夺时也就无浪漫可言,所以并无情诗,如在人类初期的群婚时代。而到了孔子时代,老先生自己将扩大为,说诗教是温柔敦厚其实不然,温柔敦厚只是诗歌的堕落。

2:古训,并与通用。因为周王畿一带原是夏人旧地,所以周人有时又称夏人,其地则为夏地,而因为王畿政治中心,所以其言为正声。因此孔子在《论语.述而》中说《诗》、《书》、执礼,皆雅言也雅言即标准话,因此贵族、宫廷乐歌必须使用正声。所以乐可以理解为正乐,同时后人还考证古代有之乐器,因为大而笨重只能为正乐所用,雅乐因此而得名。

雅乐当初只有一种,后来在流传过程中吸收了许多土乐的营养,其乐器也被改进得较为小巧,因此产生了新的雅乐,所以旧乐则为大雅,新乐则为小雅

一种制度达到顶点,即为崩溃的开始。产生《小雅》时祖先的集体生活开始解体,所以人们即以《小雅》诅咒当时的生活,也即没落贵族们的骂成了《小雅》,所以其多为讽刺作品;而《大雅》多属于政治诗,其作者多为上层统治者,因此其作品多为歌颂。

3颂,大头也。《诗》曰:有颁其首”[许慎《说文解字》],代表男性,皆以会意,为古之概念,为典型男性崇拜,所以等表示阳性或雄性的字皆以会意。同时,还与人类性事有关,故后被隐私代替。以《周颂》最古,《鲁颂》次之,《商颂》最晚。

根毛公《诗大序》《颂》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者也。可进一步将解释为赞颂、赞美,可解释为宗庙祭歌、为舞容、为舞乐剧本、为声调、为乐器名、为乐器与声调之名、为威仪或仪式性表演、为祝颂、为持瓮之舞。《诗经》中有”31篇,其中祭祀先王先祖26篇,祈祷社稷、丰收之作5篇。

《颂》没有确定的作者。因为原始共产主义时代只有集体情绪而无个人情绪,所以唱的歌都是集体的,且因为当时的宗教是清一色的,上帝是自然、同时自然又是敌人,因此当时只能产生其实没有作者的而不能产生《风》和《雅》。”[闻一多语]

巧合的是,西方文化史中存在着同样的头颅情节。如H.R.海斯在《危险的性》中说阐述:在阿斯马特文化中,人们通过割下敌人的头颅寻求力量,认为这样做能把储藏在敌人头颅中的性能量传递给胜利者和他们的孩子。右图为西班牙岩画中的男根崇拜。

4诗可以兴是孔子的诗学命题。

不仅是修辞技巧,更是一种类比联想的思维推理方式。体现了先秦人们理性的诗性智慧形态,而通过纵向的发生学考察可以得知最初的应该起源于史前人类的神话思维!——本意为发动,引申为兴盛,如孔子在《泰伯》中所言: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当然,根据《礼记》之降兴上下之神则可以将解释为以酒灌祭地灵的宗教仪式。[根据周青铜器日夭甑铭文解读,原始义其实为裸男在烈日下狂舞!]

    “在日常语言中的意义一直保留至今天,如阳山头上竹叶青,新做媳妇像观音。

其实为隐语。根据闻一多理论就是隐语!隐语古称,手段与喻相同而目的相反。是要使说不明白的意思更明白,即所谓晓喻,而确实,借助别的东西说原本明了的东西变得不明白一点,因此文学中经常被混淆。

所以中国古代诗歌中常常有此特殊的表现技巧,所以导致了今天的中国人说话不直接、喜欢拐弯,也即许多中国人的脾气,即越是重要的话越不直接说。今天的文学作品中仍可常见,尤其在戏剧作品中,往往在紧要关头来个插曲,旧小说中则来一首诗,活活急死你!但是,隐语的作用往往也不是消极地解决由于禁忌而来的困难,而是更有积极地增加阅读的兴趣,也即的魅力所在!所以,之应用,在古人看来范围很大,《诗经》中最典型的就是对的应用,往往隐代匹配或性偶,因为在古代繁衍后代是男女结合的第一目的。

后来国人不愿意多儿多女,所以改以蝴蝶、鸳鸯比喻情侣,也是一种与时俱进

文章来源:英才宝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