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 >> 新闻中心 >> 世界诗经研究 >> 正文
韩国、新加坡的诗经研究
信息来源:诗经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14日12:3 文章编辑:晓华

张启成

自殷末周初的贤人箕子分封朝鲜之后,朝鲜便深受我国古代文化的影响,韩国建立乡校(主要宣扬儒家文化)历史长达1700年之久。作为儒家重要经典的《诗经》,理应在1700年前同时传入。公元541年,新罗国王曾遣使从中国梁朝招请《毛诗》博士。自765年起,更把《毛诗》列为培养宫吏的必读书目之一。在958年,高丽王朝实行科举制以后,《诗经》又成为赶考士人的必读书目之一。由此可见《诗经》对朝鲜文化的影响之深。

但正因为《毛诗》对朝鲜有如此深远的历史影响,因而韩国《诗经》研究的创新精神反而受到严重的影响。如金时俊教授的《毛诗研究》(1981年),还只限于推重朱熹《诗集传》而批评《毛诗序》的阶段。当然对深受儒教影响的韩国来说,这篇论文还是有积极意义的。他如南宫铉的《朱熹文学观研究》、金英美的《诗经赋比兴研究》等,都属于传统的《诗经》研究。也有一些专题研究的论文,如李明淑的《诗经里描写的福思想研究》(1984年),有一定的新意。该文认为《诗经》的“福”思想有三个要点:一、《诗经》“福”思想,以祈祝长寿为主;二、“福”是神的礼物与报酬,具有宗教性;三、“福”、“天命”与“德”有密切的关联,因而《诗经》的“福”思想,还具有强调人类自我完善的特别意义。

    自1945年至1990年,韩国发表的有关《诗经》的论文共有314篇。其中《诗经》一般论述的有107篇,关于语言音韵训诂考证的有50篇,笺释今译的有29篇,探讨诗六义的有17篇,研究风、雅、颂的有111篇。

就总体而言,韩国当今《诗经》研究的水平尚属一般,数量也偏少。但韩国现有将近40所高校开设有《诗经》的必修课或选修课,其《诗经》研究的基础较为雄厚,其《诗经》研究的前景将是可观的。

新加坡的林徐典教授是《诗经》研究名家,他的《诗经》研究的系列论文:《关于诗经》、《诗经的特色和影响》、《雅颂的思想与艺术》、《国风的思想与艺术》,均是较有深度的研究论文。在《关于诗经》一文中,他着重介绍分析《诗经》由诗歌总集逐渐变为儒家文化典籍的来龙去脉,颇有参考价值。他的《诗经的特色和影响》一文,认为《诗经》的主要特色是具有强烈的现实主义精神,能真实地反映出历史与社会现实的各个方面,因而这种现实主义精神及《诗经》诗歌在形式上、结构上和形象塑造等方面,均能对历代诗歌产生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新加坡华裔人口占70%以上,中华文化影响深厚,经济发达,研究条件较好,《诗经》研究不仅能占一席之地,而且颇有发扬光大的趋势。

本文节选自张启成《海外与台湾的诗经研究》一文

来源:学术论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