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 >> 新闻中心 >> 美学与诗经 >> 正文
论《诗经•氓》的美学意义
信息来源:诗经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14日14:30 文章编辑:晓华

莫志华

  《诗经》以恋爱、婚姻、家庭为题材的作品有近十首是反映婚姻悲剧的弃妇诗。它们分别是《邶风》中的《日月》、《终风》、《谷风》,《邵南·江有汜》,《卫风·氓》和《郑风·遵大路》等。其中《卫风·氓》最具代表性。

  《氓》共分六章,每章十句,其结构是和它的故事情节及作者叙述时波动的情绪相对应。两位相爱的人摆脱诸多桎梏走到了一起,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按理说,婚后的生活应该是和睦美满的,但事与愿违,她被当作牛马般使用,甚至被打被弃。她孤独无助,听不到人世间任何光明温暖之音,杜甫的《佳人》一语道破:“但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诗中女主人公婚姻的惨痛经历,可说是阶级社会中受压迫受损害妇女婚姻的缩影,她爱情的“毁灭”更多的引起人们对她“毁灭”的“同情”或“怜悯”,对那个社会制度及其代表者的憎恨。鲁迅在《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中说过:“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简练精辟地指出了悲剧的性质和美学效果,诗中表现的不是崇高壮烈之美,而是朴素平易之美,因而具有更广泛的现实性。可以说,《氓》中的弃妇,是下层社会中的极普通的女子,她人生中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婚姻,将有价值的婚姻毁灭给人看,体现悲剧美。本文从以下几方面讨论其美学意义。

  一、人物个性之美

  《氓》塑造了鲜明的人物形象,其个性之美体现在:纯洁善良之美。她纯情美丽、勤劳善良,然而最终还是遭到被遗弃的命运。她嫁给氓后,挑起了家庭的生活重担,“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早起晚睡,日夜操劳,任劳任怨。意志坚韧之美。她被弃后,不仅精神上承受了巨大压力和痛苦,“言既遂矣,至于暴矣”。而且还要面临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兄弟不知,?A其笑矣”,连自家的亲兄弟还要嘲笑和轻视她。但她在思想和意志上始终没有屈服,对社会、人生有着清醒地认识。首先,她反思自己婚姻失败的原因,“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这场婚姻的失败,不是自己的过错造成的(若有错,只能是年长色衰)。其次,从自己痛苦的婚姻中总结经验和教训:“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劝告众姐妹不要重蹈覆辙,这是一部爱情血泪史,也是她对社会的深刻认识和沉痛控诉。最后,女主人公态度明朗决绝,对已破碎的婚姻毫无“重圆”之奢想,“反是不思,亦已焉哉!”既然你违背了最初的誓言,咱们从此一刀两断。她坚决果敢,采取了较为激烈、暴风骤雨般的反抗方式,揭露、控诉和指责氓的忘恩负义、违背誓约。

  女主人公是婚姻的受害者。她丰满的个性美也在这场婚姻的拉锯战中逐步展现,其表现经历了三个阶段:从纯情执著的少女,到勤俭治家的妻子,到刚强果敢的弃妇,是婚姻悲剧三部曲。常言道,患难见真情,正是这场失败的婚姻,使女主人公看清了丈夫的嘴脸,正如凤凰涅??,飞蛾扑火,她以自己婚姻的毁灭展现了人物个性之美,勾勒出活脱脱的鲜明个性,体现悲剧美。她被弃后,物质上也许极为贫困,精神上备受折磨,但她面对婚姻毁灭时的勇气是可嘉的,其精神不朽,灵魂不灭。因为她是正义的,是被赞美而且能激起人们无限情思的一方;而男性处于配角地位,是负心汉,是被憎恶、受谴责的一方,也是悲剧的制造者。诗中刻画了性格鲜明的男主人公的形象,既有“氓之蚩蚩”的实写,也有“二三其德”的虚写,以及女主人公近乎指着丈夫鼻子责骂、控诉的正面表现。揭示其肮脏的灵魂。

  二、赋、比、兴的美学原则

  真正以诗歌形式表现“赋、比、兴”的美学原则,首推《诗经》,其影响达两千年之久。对这一原则最流行的解释是朱熹:“赋者,敷陈其事而直言之也;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辞也。”(《诗经集传》),具体来说,所谓赋,即直陈其事,或直接写景抒情。在叙事抒情上,《氓》善用“蒙太奇”手法,将一系列在不同地点,从不同距离和角度,以不同方法组合的特写镜头排列组合在一起,叙述情节,刻画人物,给人如临其境、如见其人之感。“氓之蚩蚩,抱布贸丝”的貌似憨厚、心怀狡诈的氓的形象,“既见复关,载笑载言”的涉世不深、渴望爱情的多情少女形象。“三岁为妇,靡室劳矣”的恪守妇道、勤劳治家的妇女形象,鲜灵活现地展现在我们的跟前。

  所谓比就是打比方。“以彼物比此物也”,比的手法的运用,可以把抽象的理念、人的思想情感用具体、形象的事物表现出来,使本体更加鲜明,或本质更加突出。“兴”就是起兴,托物兴辞。“兴”的手法往往用于一首诗或一章诗的开头,可以是一种寓意或象征,可以起到烘托气氛或环境的作用。《氓》第三章以“桑之未落,其叶沃若”起兴,以桑叶润泽有光昭示年轻貌美的少女初婚的幸福。第四章开头“桑之落矣,其黄而陨”也是起兴,以桑叶的枯黄飘零喻弃妇面容憔悴与被弃的痛苦。“于嗟鸠兮,无食桑葚”,既“比”又“兴”,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辞,假如一位女子贪恋爱情,她就会像斑鸠一样遭到不幸。《文心雕龙》说:“比者,附也;兴者,起也。”钟嵘《诗品》说:“言有尽而意无穷,兴也;因物喻志,比也。”实际上。“比”、“兴”经常连用,很难绝对区分。“比兴”都是“通过外物、景象而抒发、寄托、表现传达情感和观念(情、志),这样才能使主观情感与想象、理解结合联系在一起,而得到客观化、对象化,构成既有理智不自觉地干预而又饱含情感的艺术形象。使外物景象不再是自在的事物自身,而染上一层情感色彩;情感也不再是个人主观的情绪自身,而成为融合了一定理解、想象后的客观形象”。这样,文学形象既不是对客观事物进行简单的复制,也不是个人情感的任意发泄,更不是用概念囊括的理性认识,它是具有情绪感染力量的文学形象,因而赋予人以美感。司空图《诗品》所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严羽《沧浪诗话》中说:“羚羊挂角,无迹可求”等等,都是指这种非概念所能囊括、非认识所能穷尽、言有尽而意无穷的以比兴塑造人物形象的艺术审美特征。其实质就是通过“比兴”将主观情感与客观景致融为一致而形成的艺术境界。《氓》成为后世弃妇诗之滥觞,其中塑造的个性张扬的弃妇形象,名垂青史。

  三、多种修辞之美

  除了上述赋、比、兴所论及的修辞手法之外,诗中修辞之美处处可见:

  对比。《氓》中的对比很有特色。一是句法的对比,“桑之未落”与“桑之落矣”,“不见复关”与“既见复关”的对比,都形成句法上的对比,互相映衬,收到更好地塑造形象、抒发感情的效果。二是人物的对比,如氓在婚前是“言笑晏晏”、“信誓旦旦”,在婚后则“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前后不同态度互相映衬,描绘出氓虚伪的本质。弃妇的前后表现也形成对比,热恋中的她是“既见复关,载笑载言”,被弃后的她是 [##]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一位投入了全部真诚和爱情的弃妇形象跃然纸上。士和女之间也形成对比,“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之耽也,犹可说也;女子耽也,不可说也。”弃妇的心理与自家兄弟的心理也形成对比。“兄弟不知,?A其笑矣”,同胞兄弟不知情,幸灾乐祸笑开怀,此时的弃妇心在滴血呀!通过对比突出事物的矛盾,使美丑善恶更加显豁分明,让人们在比较中鉴别,激起强烈的爱憎情感。顶真,“及尔偕老,老使我怨”,“不思其反,反是不思”,邻接的句子头尾蝉联。上递下接,此唱彼和,便于记诵,加强了诗歌的音乐美。呼告。由于诗人感情的强烈,对所爱者或所憎者,虽不在面前,但觉得如在面前,向他陈诉或斥责,这就是呼告的特征。《氓》诗第三章诗人叙述她的被弃,心情愤激。把个人的命运和当时一般女子的命运联系起来,仿佛有一群青年女子在她面前。她把自己的痛苦告诉她们,在恋爱过程中,要警惕男子将来会变心,自己将难摆脱祸害:“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这几句呼告,唱出了对男女不平等社会现象的强烈悲愤。第六章又转为呼告的形式,“及尔偕老,老使我怨”,这时好像氓站在面前,斥责他的誓言是个欺骗。接着以少时两情融洽,言笑宴宴,信誓旦旦的情景,反衬氓今日的负心,悲愤之情,又达到了高潮。最后又高呼“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用呼告手式向氓发出斥责,足解千古之恨。在呼告中,女子个性张扬之美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境界。

  四、音乐之美

  《氓》诗音调悦耳,铿锵自然。如叹词的使用,诗人抒发强烈的感情或深沉的思想时,常用叹词来表达。当她追叙婚前恋爱生活的时候,感情比较稳定,没有使用叹词。第三章转入抒情,感情激昂,连用两个“于嗟”(哎呀),四个“兮”()字,两个“也”()字。第四章对“桑落”有所感,用了一个“矣”字。第五章诉说被丈夫虐待,被兄弟讥笑,情绪最激动,连用六个“矣”字,借表她沉痛的心情。最后一章对氓表示愤慨和决绝,加强了语气,拖长了音调,坚决地唱出“亦已焉哉”(也就算了吧)!焉哉二字连用,就像歌剧幕终,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之感。这两首诗中还用了“习习”、“迟迟”、“????”、“蚩蚩”、“涟涟”、“汤汤”、“晏晏”、“旦旦”等叠字形容词或动词,它们不但起了摹声绘貌的作用,且加强化了诗的音乐性。还巧妙利用韵母的变化,每章基本押韵,章与章间换韵,平仄相间,抑扬有节,如“宴尔新婚,如兄如弟”,“信誓旦旦,不思其反”,这样的音调之美,正是“金戈铁马之声,有玉磐鸣球之节”,给人以音乐美感。

  五、女性觉醒之美

  女性中的弃妇处在社会的底层,是弱势群体中的弱者,由于政治、经济地位低下,她们往往不能冲破以男性为中心的礼法制度的束缚,在婚姻生活中一切受制于男性,轻则遭打骂,重则遭休弃,女性独立的做人权利几乎被剥夺净尽。但在《氓》中,一方面,弃妇固然无法改变被遗弃的命运,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在为争取婚姻独立和自主过程中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因为,“能够觉察到不平等,进而能够起来反抗这不平等,这便是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的标志”。如《氓》中有对负心汉的憎恨,更有对“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的清醒认识,认识到了男女在社会上的不平等,特别是在婚姻上的不平等,男子耽于爱情不会有什么危险,而女子耽于爱情将会带来终身的不幸。把男女放在同样是人的位置上思考自己的婚姻悲剧,充分显示了她自我意识的觉醒。从《诗经》中的这首弃妇诗,到杜甫的《佳人》,再到现代诗人李金发的《弃妇》,这几个隔着千年相望的女子,其处境实在是有太多的相似点,而女性觉醒的倡导者首推《氓》,因为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是实现男女真正平等的基础。而今,政治经济生活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女性已属半边天。广大女性在求学、就业、婚姻等方面开始享受与男子平等的权利,从代代相传的文学精品中。我读出了只有做自立、自尊、自信、自强的女性,才是唯一的出路。

  《氓》以其人物个性之美,赋比兴连用的意象,巧妙的修辞,抑扬顿挫的旋律,自我意识的觉醒,无疑是人类婚姻马拉松赛跑中的领跑者,开路人。

  (本文发表于《语文教学与研究·综合天地》2008年第12期)

文章来源:语文潮教学艺术研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