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 >> 新闻中心 >> 美学与诗经 >> 正文
热烈•崇高•执着——谈《诗经》中男追女爱情诗的美学意蕴
信息来源:诗经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14日14:32 文章编辑:晓华

鲁迅曾经说过,“西班牙人谈恋爱,就天天到女人窗下去唱歌”,“然而我们中国的文人学子,却总是说女人先来引诱他”。的确,中国封建社会相当缺少近代意义上的真正爱情,中国古典诗歌里直接表现男子追求女子的情诗,也是不成比例的少。这里面有一个例外,那就是《诗经》。在这部中国最   集里,有《绸缪》的欢喜,有《出其东门》的专一,有《月出》中的“舒天绍兮,劳心惨兮”的牵肠挂肚,更有《采葛》中“一日不见,如三秋兮”的诉说,这些诗描叙了那个时代的男子们对爱情的向往与对生活的热爱,自然淳朴真诚烂漫,而又含蓄隽永回味无穷,表现了极大的美学意蕴,成为《诗经》中脍炙人口代代相传的名篇。

  《关雎》:热烈之美

  《关雎》作为《四风》之始,是一首反映西周中期上层社会爱情与婚姻的诗。小伙子邂逅了泛舟河面摘采荇菜的女子后,对她的美丽贤良难以忘怀,以至于思量不置梦寐以求,幻想驰骋辗转反侧,最后终于如愿以偿,以萧瑟之音钟鼓之乐来表达爱慕,夫妻之间互助互爱,相敬如宾。

  诗歌分三章。第一章以关雎起兴,河里沙洲的雎鸠正在关关地叫着,比喻着“淑女”和“君子”爱情和谐与专一,这是“感彼关雎”的求爱之始。第二章写的是小伙子对美丽少女一见钟情,相见恨晚,以至夜不成眠相思成疾的求爱过程,那种对于美的发自内心的赞赏,那种对于情的真诚迫切的追求,集中地体现了这个小伙子在追求爱情时候的大胆、直率、炽热,是一种热烈之美。这种热烈并非一时冲动,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上的唯美追求,即所谓“哀而不伤”。第三章写的是男女青年新婚的快乐,或者也有人认为这是男子个人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不管是哪种解释,从那悠扬婉转,高雅和谐的琴瑟之音,钟鼓之声中,我们感受到的是男子爱慕而庄重的心情和仪态,彬彬有礼而有和谐温馨的家庭关系,再一次地体现了男子爱之热烈的无私纯正的持久,这正是孔子所言的“乐而不淫”。

  《关雎》就是这样一步步地将人带入这个“乐得淑女以配君子”的完满爱情故事。这种追求的成功显然是与相爱的人同属于上层社会是分不开的,但我们更加认为这是男子的 热烈与痴情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结果。义无返顾地选我所爱,始终如一地爱我所选,字字流露着爱慕,句句洋溢着眷恋,诗歌中爱情的热烈之美就这样深深地留在了读者的记忆之中。

  《汉广》:崇高之美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我就在你身边,却不能对你说我爱你”,这是一句被现代男女奉为经典的台词。说其经典,大概就在于它展示着人们爱情生活往往不尽如人意的无奈与凄苦;事实上,产生于两千多年前的《汉广》叙说的正是这样一个缠绵悱恻的感人心扉的爱情故事。男主人公是位牧夫礁子,女主人公恐怕是个出游的贵族小姐,或许就是他的小女主人,尽管男子对女子仰慕已久心意已定,可是在阶级社会里,地位的悬殊与世俗的导向,注定了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眷与恋。

  全诗分三节,全用比兴。第一节用南山乔木高不可攀,茫茫汉水广不可渡起兴,男子看到汉水上的美丽游女,心驰神往,如痴如醉,无奈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地位卑微的他对自己心爱的贵族小姐无法追求。谁说他的爱不是真挚而深沉的呢?可是客观条件的限制决定了他的爱只能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即使姑娘接受了他的爱,那种坠入情网的快乐,必定会伴随着无尽的世俗以及人言攻击的痛苦。于是男子有了“汉水广阔江水绵长,难于游泳乘伐而渡”的叹息,寄寓着对自己的爱情可望不可及的凄苦情思,抒发着对世事无常造化弄人的悲凉感叹。诗吟至此,已经感人至深,诗歌接下来更是将这种惜人遭遇的同情演绎成了一种令人肃然起敬的伟大。第二、三节写这个美丽的女子即将出嫁,男子在割取荆条萎草时仍然浮想联翩,烟云变幻,痴情地想着要喂饱她驾车的马儿,以此博得欢心,以此来表达自己的关爱。尽管男子对自己渺茫的爱情有着说不尽的烦恼喝惆怅,可是当姑娘即将嫁人的时候,他的私心爱慕,他的一往情深,并没有表现为嫉妒怨恨和狭隘自私的心意,而是全部转化为了对姑娘一如既往的照顾和美好真诚的祝福。爱的大度,爱的无私,爱的崇高,便全部蕴涵在少年为她喂饱马儿了这个细节当中了。可就是这个自然淳朴甚至有些天真幼稚的想法,较之前面的直陈题旨,直抒胸臆,来得更凄美,来得更缠绵,也来得更含蓄深沉,韵味无穷,有着一种触及心灵的震撼与泪流满面的感动。

  从怦然心动到相遇到黯然心碎的现实,从泰然相对的勇气到欣然祝福的奉献,痴情男子爱情的崇高之美也就跃然纸上,震撼着读者的灵魂,升华着读者的爱情观。

  《蒹葭》:执着之美

  《蒹葭》是《诗经》中最美的诗歌之一,它的远韵深情,它的清丽词句,它所营造的飘渺意境,它所表达的缠绵情思,完美地展现了周代民歌的美学品位与艺术格调。芦苇莽苍苍,白露凝成霜,河水那一边,有位美丽可爱的姑娘,少年自然倾心仰慕,不管关山阻隔,道路漫长,也要逆流寻觅,顺流追访。

  全诗三节,每节八行,每节格式基本相同,全部采用赋体。诗歌开笔就用极其唯美的手笔描述着一个有水有露有蒹葭的清秋之晨,渲染着一种飘远虚幻的境界气氛,弥漫着一种似隐似现的似真似假的朦胧美与含蓄美。而这美丽的场景只为这位美丽的女子作铺垫,诗人笔下的她,神秘化的她,在一种无限神往,无限爱慕的心理中自然蕴涵了一种怅然若失凄伧难耐的情绪,然而这又似乎无法阻止诗人对美和爱的追求,不管山高路远,不管困难重重,或者这种追求今生今世也不会有结果,但诗人纯真的向往不曾停止,诗人寻觅的步伐不曾退却,人类社会前行中不断超越自我的顽强意志,青年情感生活中始终如一不懈追求的执着,全然体现在这轻慢柔婉的字里行间和扑朔迷离的爱情故事中。

《蒹葭》中的诗人,也许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也许是个人生不得志的中年男子,甚至可能是一位夕阳西下沉浸于甜蜜回忆的老人,但这似乎不重要,诗歌中寻不着爱人的深沉叹息和为了爱勇往直前执著无悔的精神,正是人们共通的东西,也是《蒹葭》有着震撼心灵的深情艺术魅力的原因。《诗经》是我国古典文学艺术的瑰宝,其中大量的爱情婚恋诗既表现着周人生活中“男女相与歌咏,各与其情”的重要场面,也昭示了周季诸多无名诗人崇高的审美情趣。席勒曾说:“如果没有女人,我们生命的起点将失去支持的力量,中年失去欢乐,老年失去安慰”,《诗经》中有着相当数量如《关雎》、《汉广》、《蒹葭》的男追女爱情诗,既体现着中国女性气质的魅力,更表现着我国古代男子爱情的热烈之美,崇高之美,执着之美,给读者以极大的享受与熏陶。

文章来源:中财论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