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 >> 新闻中心 >> 饮食文化与诗经 >> 正文
《诗经•小雅》燕飨礼仪浅窥
信息来源:诗经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14日16:13 文章编辑:晓华

摘要:作为反映周文化的主要典籍,《诗经》包含的内容丰赡至极。它是反映这一时代人们生活的诗歌总集,有许多激起人们审美感受的艺术形象和民俗事象,我们可以透过它来重构周代社会生活,描绘当时民俗风情及审美情趣。本文从燕飨礼仪方面阐释《诗经小雅》中的民俗文化,展示《诗经小雅》所反映的丰富多彩的民俗风情,再现《诗经小雅》的民俗文化内涵及当时人们的审美取向。

关键字:燕飨礼仪,民俗文化

 

据《周礼春官》所载,古代有五礼,即用于祭祀之事的吉礼、用于丧葬之事的凶礼、用于军旅之事的军礼、用于朝聘会盟之事的宾礼、用于冠婚之事的嘉礼。燕飨便属于五礼之中的嘉礼,分为飨礼、燕礼和乡饮酒礼。《诗经小雅》中有许多燕飨诗,这些诗歌的艺术描写,展示了周代燕飨活动和谐融洽、欢快热烈的气氛,渲染了燕飨礼仪与习俗的情趣,使我们看到了这种礼仪习俗所具有的审美价值。

币帛筐篚的飨礼

飨礼,是古代一种隆重的大宴宾客之礼,周天子在太庙举行。《小雅彤弓》钟鼓即设,一朝飨之。郑玄笺曰:大饮宾曰飨。孔颖达疏云:谓以大礼饮宾,献如命数,设生俎豆,盛于食燕。①由此可见,飨礼是以太牢来款待宾客。《小雅鹿鸣》就反映了天子宴群臣嘉宾的盛况: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视民不佻,君子是则是效。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

 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乐且湛。我有旨酒,以宴乐嘉宾之心。

作品展现了宴会中的热烈欢快场面,使人感受到一派和谐的气氛,突出了君臣的融洽关系。群臣赞美周王,并向周王进谏治国之道,周王则赞群臣品德高尚有美名。飨礼为政治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可见,燕飨礼仪与政治教化是不可分的。    又如《小雅彤弓》一诗:

彤弓弨兮,受言藏之。我有嘉宾,中心贶之。钟鼓即设,一朝飨之。

彤弓弨兮,受言载之。我有嘉宾,中心喜之。钟鼓即设,一朝右之。

彤弓,红色的弓。《荀子大略》;天子雕弓,诸侯彤弓,大夫黑弓,礼也       

据古代的铜器铭文及《左传》等书的记载,周天子用弓矢等物赏赐有功的诸侯,是西周到春秋时代的一种礼仪制度。诗中充满了周王对诸侯的赞赏,宴罢用筐、篚盛币帛赠给大臣,将弓矢等物赐予有功诸侯。

《小雅鱼藻》是一首赞美君贤民乐的诗歌,写周王在镐京宴请诸侯,诸侯对其进行称赞:

鱼在在藻,有颁其首。王在在镐,岂乐饮酒.

鱼在在藻,有莘其尾。王在在镐,饮酒乐甚.

鱼在在藻,依于其蒲。王在在镐,有那其居.

从这些诗篇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飨燕的习俗,就是通过宴饮沟君臣感情。在这里,我们看不到宾客如何饮酒用餐,因为有礼仪限制,重要的是氛围,即君臣融洽的氛围。

君虽是一国的至尊,但礼是双方的行为,中国古礼的原则之一是讲究礼尚往来。在礼仪场合如此,在治国之道上亦是如此,对于为国家建功立业的臣下,君应该用爵禄来报答。如此,所有的臣下也会努力地去建功立业,因而也才会有君臣的和谐与国家的长治久安。

天子"币帛筐篚"的飨礼传到后世,皇帝在宴会上把装满金银币帛的筐篚分给大臣们,目的是希望他们为国效忠。杜甫在《自京赴奉先咏怀五百字》中写道:圣人筐篚思,实欲邦国活。篚,同一样也是盛物的竹器。唐玄宗赐宴,宴罢又用筐篚盛着币帛赐给大臣,是希望他们辅佐他治理好国家。

二 宾主相与共食的燕礼

燕礼,为古代敬老之礼。《礼记内则》云:凡养老,有虞氏以燕礼,夏侯氏以飨礼,殷人以食礼,周人脩而兼用之。《诗经小雅》中不少诗篇是反映这一礼仪活动的。如《小雅鱼丽》云:

鱼丽于罶,  鲿鲨。君子有酒,旨且多。

鱼丽于罶, 鲂鳢。君子有酒,多且旨。

物其多矣,维其嘉矣。

物其旨矣,维其偕矣。

物其有矣,维其时矣。

此诗为周代燕飨宾客通用之歌,描绘了贵族燕飨宾客的情况。诗中盛赞宴享时酒肴之甘美盛多,以见丰年多稼。主人待客很殷勤,珍藏多年的好酒散发着清香之气,现捕的活鱼味道鲜美,美味菜肴极多。朱熹《诗集传》云:此燕飨通用之乐歌。

《小雅瓠叶》也是写贵族请客饮酒的诗。

幡幡瓠叶,采之亨之。君子有酒,酌言尝之。

有兔斯首,炮之燔之。君子有酒,酌言献之。

有兔斯首,燔之炙之。君子有酒,酌言酢之。

有兔斯首,燔之炮之。君子有酒,酌言酬之。

在宴席上主人备有陈酒,鲜嫩的烤兔肉、熏兔肉等。宾主酬酢干杯。

又《小雅宾之初筵》:

宾之初筵,左右秩秩。笾豆有楚,殽核维旅。酒既和旨,饮酒孔偕。钟鼓既设,举酬逸逸。

宾客入坐宴席就开始了,宾主相互谦让守礼节。宴席上,整齐地摆着杯盘碗盏,食物齐备。醴酒味道醇厚甜美,人们推杯换盏,觥筹交错,非常热闹。可谓钟鸣鼎食。诗中表现了宴饮席上美味佳肴的丰盛。同时,在此诗中也描写了宾客醉酒之状:

曰既醉止,威仪幡幡。舍其坐迁,屡舞僊僊。其未醉止,威仪抑抑。曰既醉止,威仪怭怭。是曰既醉,不知其秩。

宴既醉止,载号载呶,乱我笾豆,屡舞僛僛。是曰既醉,不知其邮。侧弁之俄,屡舞傞傞。既醉而出,并受其福;醉而不出,是谓伐德。饮酒孔嘉,维其令仪。

有的宾客在酒过三巡之后就呈现出醉态,举止轻佻失措,离开坐席在地上乱走动,而且是手舞足蹈。他们未醉是显得很文雅,醉之后则是轻鄙粗鄙,很不守规矩,酒醉无礼之状跃然纸上。飨礼很隆重,注重仪式,酒席丰盛,设几而不倚,爵盈而不饮,肴干而不食,而燕礼的规定则较为宽缓。燕礼间,奏乐可以减少限制,饮酒中间的演奏、合奏不计其数,使人们尽情欢乐;饮酒也可以减少限制,不计爵数、献酬之数,使人们尽情饮酒。虽然与飨礼相比燕礼没有那么多约束,允许坐饮而醉,可以厌厌夜饮,不醉无归(《小雅湛露》),但不能超越礼仪,饮酒无度。所以即使在燕礼上人们还是主张饮酒温克各敬尔仪(《小雅小宛》)的,要时时有礼有德。

三 其乐融融的乡饮酒礼

乡饮酒礼,一般是指诸侯乡大夫宴饮之礼。周代乡学,三年业成,考其德行道艺优异者,荐升君。然后由乡大夫做主人设酒宴送行,以宾礼相待,称之为乡饮酒礼。《周礼春官大宗伯》中指出:以饮食之礼,亲宗族兄弟。《仪礼乡饮酒礼》云:诸侯之乡大夫三年大比,献贤者能者于其君,以礼宾之,与之饮酒。于五礼属嘉礼……凡乡饮之礼,其名有四。案此宾贤能谓之乡饮酒,一也;又案乡饮酒义云:六十者坐,五十者之侍,是党正饮酒,亦谓之乡饮酒,二也;乡射,州长春秋习射于州序,先行乡饮酒,亦谓之乡饮酒,三也;案乡饮酒义又有卿大夫士饮国中贤者用乡饮酒,四也。按《周礼》和《仪礼》关于乡饮酒礼的阐述,《诗经小雅》中有很多篇章都反映了这种礼仪习俗。

《小雅南有嘉鱼》写的是君子以鱼、酒燕乐嘉宾,属乡饮酒礼之属:

南有嘉鱼,烝然罩罩。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乐。

南有嘉鱼,烝然汕汕。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衎。

南有樛木,甘瓠累之。君子有酒,嘉宾式燕绥之。

翩翩者鵻,烝然来思。君子有酒,嘉宾式燕又思。

这是一首专叙宾主淳朴真挚之情的宴饮诗,从水、陆、空三个角度来描绘宾客们初饮、宴中、酣饮时的形态。尽管这里没有具体描绘美酒佳肴的丰盛,但鱼、水象征了宾主之间融洽的关系,宛转地表达出主人的深情厚意,使全诗处于和睦、欢愉的气氛中。

《小雅常棣》篇描写了宴请兄弟的情况。

常棣之华,鄂不炜炜。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死丧之威,兄弟孔怀。原隰裒矣,兄弟求矣。

这是周人宴会兄弟时,歌唱兄弟亲情的诗。因常棣之花的特征而以此花起兴喻比兄弟。在人世当中,兄弟为手足,是最亲近的。一旦遇到山川变故,面对死亡的威胁时,只有兄弟相助,为此,要宴请兄弟。这种乡饮酒礼的场面是:

傧尔笾豆,饮酒之饫。兄弟既具,和乐且孺。

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乐且湛。

这时直接描写了举家宴饮时兄弟齐集,盛情融洽,妻子好合,亲情和睦,琴瑟和谐的欢乐场面。由此可见,不仅君臣之间互通感情,兄弟之间也要不断沟通感情,才能永保和谐的氛围。

又如《小雅頍弁》写的是周王宴请兄弟亲戚的诗。虽然主人是国王,但他所宴请之人是自家兄弟、亲戚,与宴请诸侯大臣不同,因而也属乡饮酒礼,宴会的情形是:尔肴既旨,尔酒既嘉尔酒既旨,尔肴既时尔酒既旨,尔肴既阜既见君子,庶几悦怿。美酒佳肴具全,酒味甘醇,菜肴丰盛,兄弟亲戚见到君主之后,心情舒畅,快活尽兴。注重亲情,这是华夏民族的优良传统,从天子到平民,无不有如此情怀。

再如《小雅伐木》为宴请亲朋故旧之诗。酾酒有藇,既有肥羜,以速诸父。”“陈馈八簋,既有肥牡,以速诸舅。”“酾酒有衍,笾豆有践,兄弟无远。《毛诗序》云:《伐木》,燕朋友故旧也。至天子至于庶人,未有不需友以成者。亲亲以睦,友贤不弃,不遗故旧,则民德归厚矣。以肥嫩的羊肉、丰富的菜肴、新滤的美酒来宴请诸父诸舅兄弟之辈。

从以上这些反映乡饮酒礼的诗篇中,我们看到这一礼仪表现了亲亲以睦,友贤不弃,不遗故旧的情感。宴会上,人们燕饮不受拘束,有琴瑟鼓笙等乐器伴奏,和且乐焉,情感融洽。《乡饮酒义》说:民之尊长养老,而后乃能入孝弟,出尊长养老,而后成教。成教而后国可安也意思是说:参加了乡饮酒礼,人们就会懂得孝悌的行动。人民在家里懂得孝悌,出外懂得尊长养老,就能形成良好的风教。有了良好的社会风教,国家就安定了。

作为反映封建领主及贵族阶层礼仪习俗的燕飨之礼,主要是为巩固政权服务的。周代是农业宗法制社会,宗族间相亲相爱的关系是维系社会的重要纽带。周之国君、诸侯、群臣大都是同姓子弟或姻亲,周统治者十分重视血缘亲族关系,利用这种宗法关系来加强统治。燕飨不是单纯为了享乐,而有政治目的。在这些燕饮中,发挥的是亲亲之道,宗法之义。

燕飨之礼同其他礼仪一样,有一定礼仪规则,要体现道德规范。从上面所列举的《诗经小雅》中飨食、燕礼、乡饮酒礼三种礼仪实例中可以看到,燕飨之礼要求人们守礼有序,宾主融洽。当然,在不同的礼仪中,对人们的行为又有不同的约束。在隆重的飨礼中,群臣嘉宾对天子要称赞与尊崇,诚敬谦恭,并要提出治国之策,人之好我,示我周行(《小雅鹿鸣》)。燕饮时注重行礼,要温温其恭,其未醉止,威仪反反(《小雅宾之初筵》),就是说态度文雅又恭敬,酒过一巡人不能醉,始终要仪表庄重自衿。而在燕礼和乡饮酒礼中,礼仪约束则有所放宽。赴宴者可以不醉无归(《小雅湛露》),但也要莫不令仪(《小雅湛露》),即彬彬有礼不酗酒。对那种曰既醉止,威仪幡幡。舍其坐迁,屡舞僊僊(《小雅宾之初筵》)的酒后失态无礼的行为举止是否定的。

四 燕飨之礼的程序与仪式

《礼记乐记》云:铺筵席,陈尊俎,列笾豆。《周礼春官序官》云:司几筵下士二人。由此可见,在进食的时候,宴请的客人都席地而坐,各种食物陈列于几筵之间。由于在筵席上要陈尊俎,因而筵席也就有了酒馔的含义了。筵席的名称也由此而产生了。

《礼记礼器》云:天子之豆二十有六,诸公十有六,诸侯十有二,上大夫八,下大夫六。诸侯七介七牢,大夫五介五牢。天子之席五重,诸侯之席三重,大夫再重。《仪礼公食大夫礼》云:上大夫八豆、八簋、六铏、九俎,鱼腊皆二俎。鱼肠胃伦肤,若九、若十有一,下大夫则若七若九……上大夫庶羞二十,加于下大夫雉兔鹑  由此可知筵席之等级相当分明。

燕饮时又有三爵之礼的程序。《小雅瓠叶》二至四章写道:

君子有酒,酌言献之。

君子有酒,酌言酢之。

君子有酒,酌言酬之。

献,指主人向客人敬酒。酢,为宾客以酒回敬主人。酬,主人饮又酌以酬宾。这一献、一酢、一酬,即为古代三爵之礼。君臣小宴的礼节,就以三爵为度。《小雅宾之初筵》中所说的三爵不识,矧敬多又,就是指由于不懂三爵之礼而喝多失态。

在宴会上,还有钏鼓等乐器伴奏,舞蹈助兴。《小雅彤弓》:钟鼓既设,一朝酬之。《小雅伐木》:酾酒有衍,笾豆有践。”“坎坎鼓我,蹲蹲舞我。便写出了这种礼仪形式。

在燕飨上,还有以礼器酬宾的仪式,如《小雅彤弓》彤弓弨兮,受言藏之。”“彤弓弨兮,受言载之”“彤弓弨兮,受言櫜之。在宴会上,周王将弓、矢等物赏赐给诸侯。又《小雅鹿鸣》中写道:承筐是将。承,奉上。筐,指盛币帛的竹器。君王用筐盛币帛给大臣,这是希望大臣为君主,为国家付出努力。

从燕飨礼仪中我们可以看到,无论哪一种礼仪,其习俗的共同性都是表现了上层社会人际关系的融洽,同时在相互赞美祝颂中,也不可避免地带有歌功颂德、粉饰太平,掩盖社会矛盾的因素。④其中很多诗篇都描写了美酒佳肴的丰盛,如《小雅宾之初筵》,宴席上杯盘碗盏之多,各种干果鱼肉等无不齐备,觥筹交错之热烈等,展示了当时贵族生活的奢华。当然,这种奢华毫无疑问是建立在下层劳动人民终日辛苦却不得饱食的基础之上的。《小雅》中的燕飨礼仪透过灿烂悠久的饮食文化反映出来,这一古礼的高妙之处在于,每一个平淡的礼节,都赋予了很深的礼义,行礼之时,即不知不觉受到德的浸润,于简单的宴请之中存在深义,处处自然合理。

《小雅》中燕飨礼仪反映了周代理想化的社会生活。尽管这种社会生活基本上只是局限于上层社会之中的,但从中仍可以看到周人注重修身,重视道德的自我完成,强调内心的心灵与外在的威仪的统一,从而把人们的性格纳入礼的规定之中,以使社会秩序在礼的定性中实现稳定的和谐。

注:①孔颖达:《毛诗正义》,《十三经注疏》上册,第421—422页;

②朱熹:《毛诗传》,中华书局1958版,第109页;

③袁行霈主编《中国文学史》第一卷,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版,第65页;

④赵明主编《先秦大文学史》,吉林大学出版社1993版,第240页。

参考文献:

    ①《先秦两汉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2003版;

    ②《唐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版;

    ③许志刚《诗经论略》辽宁大学出版社2000版;

    ④孙诒让《周礼正义》中华书局1999版;

    ⑤陈澔《礼记集说》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版;

    ⑥杨向奎《宗周社会与礼乐文明》人民出版社1992版;

    ⑦彭林《中国古代礼仪文明》中华书局2004版;

    ⑧钱玄《三礼通论》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6版;
               
⑨孙作云《诗经与周代社会研究》中华书局1979版;

        ⑩朱绍侯《中国古代史》福建人民出版社2004版。

本文来源:论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