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 >> 新闻中心 >> 饮食文化与诗经 >> 正文
浅谈《诗经》中的食文化
信息来源:诗经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14日16:17 文章编辑:晓华

摘要:《诗经》虽然不是饮食专著,但其中记载了大量食物原料,而且还对这些食物原料的储藏、加工与烹饪作了粗略的描绘,对先秦贵族的宴饮生活作了简略的描述。通过对这些史料的勾稽整理,可以了解《诗经》中的食俗并探究食文化的内在意蕴。  

关键词:《诗经》   食文化   意蕴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精彩纷呈,而饮食文化作为其中极为重要的内容,更为其增添了艳丽的色彩。《诗经》虽然不是饮食专著,但其中很多关于食物原料、烹饪技法及贵族宴饮生活的记载,涵盖了与饮食文化有关的丰富史料。笔者希望通过本文的写作,对中国饮食文化的研究尽绵薄之力。    

一、《诗经》中记载的主要食物原料及食品的储藏、加工与烹饪    

《诗经》中记载了多种多样的食物原料,主食、副食一应俱全。粮食作物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主食,古代就有五谷、六谷、九谷之说,这些作物,大多见于《诗经》。《诗经》中出现的副食种类浩繁,主要有菜类、果品、肉类等。这些食物原料印证了中国饮食文化的历史悠久,博大精深。其中的诸多诗篇,不仅记载了大量的食物原料,而且还对这些食物原料的储藏、加工与烹饪作了粗略的描绘,我们大致可以看出,当时的人们已经脱离茹毛饮血时代而逐步走向饮食文明的历程。  

《国风》中的诗篇,大多是民间歌谣,主要反映劳动人民的生活,诗中在提及采集、狩猎及稼穑之事时,较多地涉及了当时人们的食物原料。另外,在《雅》、《颂》宴享祭祀乐歌对贵族生活的描写中,也能略窥当时人们的饮食生活面貌。  

《周颂·丰年》:“丰年多黍多徐,亦有高廪。”这里提到的“黍”、“徐”是粮食作物;廪,指米仓。可见当时的人们不仅有意识地种植粮食作物,有了储备粮食的意识,而且已经建造了储备粮食的仓库。《诗经》中提到的其他粮食作物还有稷、稻、粱、重、穆、荏菽、柜、糜、芑、来牟、麦等,谷子、麦子、高粱、大豆等,我们今天的很多粮食作物在当时就已经大致齐备了,可见主食原料的种类繁多。  

《齐风·东方未明》:“折柳樊圃。”圃,菜园。既然家里有种菜的园子,可见人们已经懂得自己种植蔬菜了。除此之外,诗中的野菜也不少,其中常提到的有:荇菜、卷耳、蘩、荼、苦(朱熹《诗集传》:“生山田及泽中,得霜甜脆而美。”)葑、菲(《毛诗正义》引陆玑《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下简称陆《疏》):“滑美可做羹。”)、荠、芄兰、 (陆《疏》说,可做汤,也可生食,味道酸,有滑腻感。黄,陆玑以为是泽泻。日本学者稻若水认为是杉菜。)、莜、苕、葵、韭、苹(《毛诗正义》引陆《疏》:“可生食又可蒸食。”)、菜、芑、逐、菖(陆《疏》认为“饥荒之岁可蒸之以御饥”)、芹、笋、茆、蕨(毛《传》:“蕨,鳖也。”《诗集传》:“出生无叶时可食。”)、薇等,由此可见,《诗经》所处的那个时代,几乎漫山遍野长满了野菜,人们靠野外采集便可以获得丰足的菜蔬。有些菜蔬,我们甚至没有听说过,现在更是见不到,具体是哪一类,究竟怎样吃法,学者们还存在争议,我们也暂且把它们搁置一边,但有一点是勿庸置疑的,它们都是野菜,并且可以食用。可见,在当时人们的副食中,野菜就占据着主要的位置,这种饮食习惯,与中国人至今仍强调野味应该不无关系。据《诗经》记载,当时的果品也不少,比如:奠、瓜、桃、甘棠、榛、李、栗、桑、木瓜、木桃、榆、槎(《诗集传》:“食似梨而笑,酢可食。”)枣、枸、械(《尔雅·释木》释为白樱,郭璞注:“樱,小木丛生,有刺,实如耳铛,紫赤,可啖。”)以上这些果品,现在有的名称已变,有的已不常见,但也有不少果品,像桃子、枣、瓜类等水果,至今仍然是人们所津津乐道并经常食用的,当然也是用为待客的佳品。  

《豳风·七月》:“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入凌阴。”凌阴,冷藏肉的冷库。《召南·野有死 》:“野有死 ,白茅包之。”《王风·采葛》:“彼采萧兮。”高亨在《诗经今注》中认为“白茅”是一种草,洁白柔滑,古人常用它包裹肉类。“萧”是一种蒿子,有香气,可以包垫肉食,祭祀时用。虽然这里说到了肉类食品,但具体是什么肉却没有指明。其实,《诗经》中提到的动物也很多,鸟类、兽类及鱼类都有出现,丰富异常。其中鸟类主要有鸡、鹊、雀、鸠、燕、雁、雉、翟、鸨羽、鹳、鹤、凫、凤凰、鹭、鸳鸯、鹑等;兽类有马、牛、羊、兔、虎、狐、猫、豹、狼、貊、腐、 、貉、鹿、罴、熊豺等;鱼类有鲂、嬗、鲔、鳏、觖、鲤、鳟、鳞、鲨、鳢、缒、鳖、龟、鲦等。单是动物的名称,诗中就提到这么多,至于这些肉类是否都能成为人们的宴享佳品,其中没有明确的记载,我们也无从知道,但通过当时人们的狩猎、捕鱼的情况,我们也可以看出当时贵族宴席上丰盛的肉类大餐。诗中肉食类动物比比皆是,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幅幅琳琅满目的野味大餐画面。《魏风·伐檀》:“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貊兮?”《召南·驺虞》:“壹发五璇。”《王风·兔爰》:“有兔爱爰,雉离于量。”置,捕鸟的网。《小雅·鱼鹿》:“鱼麓于圉,鳞鲨。”圉,捕鱼的竹笼,长筒形。《豳风·九戢》:“九戢之鱼,鳟鲂。”九戢,网眼细密的鱼网。《小雅·大东》:“舟人之子,熊鼹是裘。”这两句是说畴人失掉职位后,靠打猎维持生活。《齐风·弊笱》:“弊笱在梁,其鱼鲂鳏。”笱,捕鱼的竹笼。我们暂且不问这几首诗的寓意是什么,单只是诗句中提到的这些活动,就可以让我们略察当时人们猎取的野生动物种类之繁多,也可以想象的出贵族餐桌上是何等的丰盛。另外,除了前面提到的野禽、野兽及鱼类外,还有不少家畜和家禽。《王风·君子于役》:“鸡栖于埘”,“牛羊下来。”埘,鸡窝。由此看来,鸡、牛、羊在当时不但已经出现,而且已经开始在家中饲养,很显然,人们的生活已经很充裕。  

食物的加工与烹饪有一定的程序和技巧,这在诗中也有不同程度的体现,或详或略,大致有以下几种。《大雅·洞酌》:“洞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鳞信。” ,蒸也,说的是到远处去舀那沟水,把水灌在这个容器里,来蒸酒食。《豳风·七月》:“七月亨葵及菽。”“亨”同“烹”,是煮的意思。“葵”是古代重要的蔬菜之一;“菽”即豆。由此可见,蒸、煮是当时比较常见的烹饪方法,炖的菜、煮的豆,也是人们能够常吃的食物。《陈风·衡门》:“岂其食鱼,必河之鲂;岂其食鱼,必河之鲤。”说的是当时陈国的食俗,鲂鱼和鲤鱼都是很受欢迎的,并且烹调之后,味道更佳。《橹风·匪风》:“谁能亨鱼,溉之釜鬻。”溉,洗也;釜,锅;鬻,大锅。诗中告诉洗后再烹,其实连烹饪的工序都交代清楚了。《小雅·月》:“熙鳖脍鲤。”熙,用火烧肉。脍,细切鱼肉。诗中虽然未提及具体的操作细节,但仅从字面意义上来看,这也应该算是制作精良美味可口的名菜了。《大雅·生民》:“诞我祀如何?或春或揄,或簸或蹂,释之叟叟,悉之浮浮。载谋载惟,取萧祭脂,取羝以较,载燔载烈,以兴嗣岁。”春,揄;簸,蹂;释,蒸;告知了我们把生米做熟的全过程。燔,把肉投在火里烤;烈,把肉穿上,架在火上来烧,即烤。燔,烈是对肉食烹调的基本技法,另外还提到“炙”,“炮”等方法。《小雅·瓠叶》:“有兔斯首,炮之燔之”,“燔之炙之”。炮,用烂泥涂,“燔”把食物置火中煨熟。炙,将肉挂在火焰上薰烤便熟。可见,当时吃烤肉还是很流行的,这不能不令我们想到现在,许多人钟爱的烧烤,也算是人类在历经了许多次变革之后对文明的一种传承吧!另外,《大雅·行苇》:“醯醢以薦。”醢,肉酱;醯,多汁的肉酱。《大雅·凫翳》还提到“脯”,“尔酒既渭,尔觳伊脯”,脯,即肉干。这里虽然没有说明具体的操作方法,但诗中提到的这些烹饪技法已经令人眼花缭乱了,虽然不能与今天花样繁多的烹饪技法相比,但在当时,这许多的烹饪技法的出现,也一定大大丰富了人们的饮食生活。 

   《郑风·女曰鸡鸣》:“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烹调食物。这首诗中提到了烹调,由此可以想到,当时的人们在把食物做熟的过程中,不仅仅是用清水蒸、煮,而是用了一些调料来使食物变得美味可口。《诗经》中很多诗篇提到某某食物味道鲜美,《小雅·甫田》:“尝其旨否?”旨,味美。《小雅·信南山》:“是悉是亨,蕊蕊芬芬。”蕊蕊芬芬,香气浓郁。《小雅·鱼艟》:“物其旨矣,惟其偕矣。”可见人们已经非常注重烹调效果,对饮食质量的要求也是比较高的了。但令人遗憾的是,在食物的烹调过程中极少提及调味品,只在《陈风·东门之分》中提到“椒”,“视尔如莜,贻我握椒”,椒,高亨先生在《诗经今注》中认为是花椒,味香。但这里也仅仅是提到这一调料,并未说明是否用在了烹调之中。明确出现并用于烹调的调味品是醢 等肉酱(《大雅·行苇》:“醯醢以蔫”。)另外,诗中还出现了酸枣、酸梅,不知是否是食物的调味品,但能够食用是毫无疑问的。另外,诗中出现的甜食也极少,只是提到了“饴”而已。 

 仅仅有美味可口的食物还是不够的,美食配美器,才算是完美。《诗经》中在提到祭祀宴饮时,多次提到用来盛食物的器具。釜、鬻等属于炊具,须放到灶上才能使用。簋、篷、豆、登等都是食器,但它们的分工略有不同,“簋”是一种普通的食器,由青铜或陶制成;“篷”是用来盛果脯的竹器;“豆”是用来盛肉和熟菜的,由木或陶制成,也有铜制的;“登”和“豆”形状相似,但都略浅。“爵、翠、卣、瓒、兕觥”是酒器,它们形状各异,千姿百态。这许多的炊具、食器和饮器,不仅可以提高人们的食欲和食趣,更可以美化当时人们的饮食文化生活,让人们从色、香、味、形、器等方面来达到对美食的高品位追求。   

   二、《诗经》的食俗和食文化意蕴    

《诗经》是我国古代文化的宝库,对先秦贵族宴饮生活的描述颇为详尽,不仅为后世研究宴席文化提供了宝贵的资料,而且也让我们对当时的食俗有了一定的了解。  《小雅·天保》:“民之赏矣,日用饮食。”这里指出日用饮食是人们的生活之常。但是普通日用饮食毕竟与酒席宴饮不同,《小雅》中的诗篇就集中突现了这一点。《伐木》:“伐木许许,醒酒有 。既有肥 ,以速诸父。……陈馈八簋。”醒,滤酒。滤去酒糟,酒味醇香。可见,宴席极其丰盛,并且极其讲究,酒要香醇,肉要鲜嫩,食器也考究。另外,“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说明在宴席上还有钟鼓奏乐、士女献舞。《宾之初筵》记述了聚宴的欢乐场面:“宾之初筵,左右秩秩。篷豆有楚,觳核维旅。酒既和旨,饮酒孔偕。钟鼓既设,举酵逸逸。”宾客们刚上宴席,互相问候,都很有礼貌。“发彼有的,以祈尔爵”,说的是射中者饮酒,这应该是酒宴上的娱乐节目。《彤弓》中说“钟鼓既设,一朝右之。”右,通“侑”,劝也,这是劝人进食。而今,中国人这种热情好客的美德在餐桌上仍有体现。《邶风·泉水》:“出宿于沸,饮饯于襦。”饯,以酒宴送行。这种习惯为今人所崇尚,离别必有酒宴依依惜别,表露出人与人之间的深厚情谊。 

   当然,诗篇在对统治者美味佳肴的赞美中,表露的不仅仅是餐桌上的礼仪习俗,在一些重要的仪式上,豪华的宴饮也是其重要内容。《小雅·湛露》:“厌厌夜饮,在宗载考。”考,《左传·隐公五年》:“考仲子之宫。”服虔注:“宫庙初成,祭之,名为考。”考,即所谓落成之礼,行此礼时,必宴请宾客。“在宗载考”,说的是在宗庙中举行宫庙落成之礼。这种习俗影响至今,不仅在建筑物奠基和落成之时要请乐队伴奏,请领导人剪彩,宴饮宾朋,甚至在乔迁新居之时,也会请亲朋好友热闹一番,以示庆贺。  另外,还有不少诗篇,例如《豳风·七月》、《小雅·吉日》等都对宴饮状况进行了详尽的描述,充分显示了中国人注重饮食,兴礼制、讲排场、重质量的特色。但是,也有和这豪华极不相称的情况。《小雅·苕之华》:“人可以食,鲜可以饱。”《小雅·正月》:“仳仳彼有屋,蔌蔌放有 。”鄙陋的小官都有吃有住,生活很好,可劳动人民吃饱的时候却很少,这不能不令我们深思。统治阶级的穷奢极欲与劳动人民的穷苦形成了强烈反差,尤其是诗中提到的肉食及酒等,现在是我们生活的常用品,但对当时的劳动人民来说,是无法与之结缘的,那只是上层社会祭祀、宴会时的常用之物。 

    中国人民不仅以自己卓越的智慧烹制出色彩缤纷的美味佳肴,还将饮食文化精神发扬光大,使饮食作为一种道德建树、礼仪规范、生活准则流传下来,形成中国人民独具一格的饮食观念。  

中国人喜吃熟食热食,铸就了他们忠厚温和善良的品格,也滋养了他们特有的热情好客和浓郁的人情味,营造出温馨和谐的具有浓厚生活气息的社会环境。这在上述提到的烹饪技法及食俗中都有不同程度的体现。中国社会长期以来受儒家思想的影响,礼制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饮食生活也不例外。《小雅·常棣》:“傧尔笾豆,饮酒之饫。兄弟既具,和乐且孺。”讲的是兄弟在一起饮酒,和乐而愉快。诗中暗含着家人常聚,欢乐无比之意。《小雅·伐木》:“笾豆有践,兄弟无远。民之失德,乾 以愆。”告诫人们兄弟之间要和睦相处,不要疏远,如果因为一点饮食小事而失和,那样人们就失去了德行。《小雅》中的《正月》、《大东》、《小弁》、《宾之初筵》等诗篇还通过饮馔议论政治得失,以便使统治者警醒,定国安邦。“有艨簋飨,有抹棘匕。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视,睠言顾之,潸焉出涕。”(《小雅·大东》)君子的豪奢,小人的苦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外,孔子还讲究“席不正不坐”(《论语·乡党》),这些传统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从《诗经》关于饮食习俗的描写中,我们能够非常清晰的看到,当时上层社会的饮食追求体现了孔子的“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原则:每一件饮食器具都几乎是精美的艺术品,如爵是雀的形状,聱、卣、瓒、兕觥等也都造型美观,雕镂精细入微;再加上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吃饭简直就是在欣赏美的艺术。这正是中国人追求色、香、味、形、器的饮食文化的源头,体现了实用价值和审美价值的统一。直到今天,这还是中国人饮食文化追求的目标。

总之,《诗经》中关于食物原料、烹饪方法及饮食习惯的丰富多彩的描述,集中展现了先秦时期食文化的基本风貌,表现了中国传统文化对饮食的美的追求,是了解我国饮食文化发端的宝贵资料,对饮食文化的贡献功不可没,对我们今天提高生活品位、营造艺术的人生氛围也有极大的借鉴价值。  

文章来源:职称论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