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学与诗经 >> 正文
诗经与网络文学
信息来源:诗经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15日19:21 文章编辑:晓华

/ 蔡骏

这个题目乍看之下,让人觉得风马牛不相及,但是诗经与网络文学在某种意义上的确是具有可比性的,那就是两者的根本属性是相同的——他们都是真正的人民文学。

人民文学,在当今的中国,这应算作是一个相当主旋律的名词了,一提到人民文学,我们往往把它与《敌后武工队》、《红岩》、《红旗谱》等联系在一起,与人民政府和党联系在一起。其实这是一个误区,通常人民的文学有两种概念,一是为人民而写的文学,二是人民自己的文学。我更倾向于后者,因为前者总给人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施舍者的感觉,其中有极少数人嘴巴上叫着为人民服务,其实不过是为了从人民的口袋里得到更多的人民币罢了。我心中所谓的人民文学,应当是真正能够反映一个时代最广大的人民的心声的文学,是广大最普通最平凡的人民自己的《哈姆莱特》、《悲惨世界》。人民的文学应该把传统的由少数高级知识分子掌握的东西转交到所有一切普通人的手中,真正成为大众的文字。

毫无疑问,诗经是中国保存最古老最完善的人民文学作品——我指的是诗经中的“国风”,而“雅”和“颂”是另一种性质的贵族文学,倒与现在的某些“主流文学”有些相似。所以,本文阐述的仅仅是国风,这些由普通的劳动人民创造的诗歌以当时最质朴的民间口头语为我们展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那是一个儒家思想还没有一统天下的时代,是一个铁器刚刚取代青铜器的时代,是一个奠定了后世中国两千余年文明史的时代。这些由最平凡的农夫、采桑女、船夫、伐木工、流浪者创作的文字居然成了后世高贵的儒生和士大夫,乃至于帝王必读的经典,恐怕是孔夫子自己都想不到的。两千多年以后,令孔夫子更想不到的是,一种叫做网络的东西居然诞生出了文学新的种子,在这片广阔的土壤里,人民的种子正在破土而出。如果说传统文学是文化沙漠中的一片绿洲或是一眼泉水的话,那么网络文学便是包围着陆地的汪洋大海。在这里,不管你是什么职业身份,只要你能写出有价值的文字,就能让全世界都看到。

首先,诗经与网络文学所使用的语言都是各自的时代最大众化的口语。“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些语言在我们今天看来,仿佛是遥不可及的经典,事实上,这些话在当时是最普通的大白话。当然,这也得益于先秦时期书面语大致上还比较接近口头语,若是在书面语严重脱离口头语的后世,这样的话流传下来是不可思议的。而至于网络文学,其语言的口语化则自不待言了,甚至还有了自己的一套专用语言。当然,这并是说网上就没有经过提炼了的文学语言,事实上,正是在广大的口头语言的千山万水中,造就了文学语言的更高峰。当我们在看到痞子蔡的通俗作品之后,更加盼望产生一批完全具有传统小说功力的作品。

其次,诗经与网络文学都大胆地反映了普通人的感情世界。诗经成形于一个尚不怎么讲究礼教的时代,虽然经过了孔子的编定,但孔子本人也并不是拘泥于男女大防之人。看看以下的诗句——“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国风。郑风)相信每个人都会把这首诗与网络文学中常涉及的地铁爱情或电车爱情联系在一起。再看“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缟衣綦巾,聊乐我员。”此诗同样出自郑风,极具日常生活的美感,如同网上常见的描写美眉们的文章。当然也有写感情悲剧的,如我们所熟悉的《卫风。氓》,俨然是一出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情纠葛,最后是以痴心女子负心汉而告终。在网络上,这样的故事我们也不会陌生的,只不过在现代社会,这样的悲剧还被赋予了女性独立意识的新的内涵。

再次,诗经与网络文学的传播性质相似。注意,我所说的是传播性质,不是传播方式,在传播方式上两者自然是天壤之别。究竟网络文学的传播是什么性质?许多人众说纷纭,我个人以为,网络文学的传播应该继续沿着平民化的方向发展,坚持互联网的免费性质,真正融解于千万普通人的汪洋大海中。自由的思想需要自由的传播方式,自由的传播的方式造就了自由的传播性质,这个性质融会贯通于每一台上网的电脑,以及每一个会独立思考的人。          

这也正是网络能够超越其他媒体的原因,因为两千多年来,我们的民族从没有享受过自由的传播,也没有自由的接受,一旦我们发现了一个畅所欲言的新天地,那么埋在心头的一切都能够爆发出来了。纵观中国的文学史,能够与现在网络的传播性质相提并论的就是《国风》了。在一个没有文字的情况下(古代的劳动人民几乎全是文盲),两千多年前的祖先们为什么能创造如此伟大的文学?其原因也正在于文字,因为文字是一种文明的工具,同时也是一种文明的枷锁,因为当时的文字只是极少数人使用的工具,根本与劳动人民无关,这就和在网络文学出现之前,传统文学被少数人垄断的时代一样。先秦时期的文学,明显分成了两种,一种是贵族的,一种是人民的,贵族使用了最文明的文字,但贵族的文学却几乎没有对后世产生什么影响,人民的文学是口耳相传,后来由于政治上的目的(搜集情报,控制思想),被君派遣的采诗官采集起来而流芳百世。所以,《国风》是幸运的,它能够保存下来,有些阴差阳错的味道,我们应该感谢那些没有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采诗官们,也许在主观上他们只是执行命令,但在客观上却挖掘出了真正的黄金。但是,在采诗官采集到诗歌之前呢?我们不能想象在“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毕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刚刚诞生的一天之后,采诗官就来到了田野上记录下了这首歌,事实上,如此优秀的诗歌绝非一人一地一时之作,而是经过了漫长的岁月,几代人的口耳相传(从西周初年直到春秋末年),几百几千里的迁徙才形成的,所以能被一向挑剔的孔夫子选进诗经的篇篇都是精华。可以说,《国风》的每一首诗都是人民的集体创作,都是集合了我们全民族的智慧,这有些象现在网上流行的小说接龙。当然,这并不是说几十个人聚在一块儿扯开了吼咙就能诞生一部《硕鼠》或《伐檀》,其中一定有某个具有非凡的想象力的人,在平凡而艰难的生活中,发现了一种奇妙的东西,比如一只硕大的老鼠,一个伐木工发达的肌肉,于是他独自产生了一丝灵感,他试着用歌谣的形式表达了出来。于是另一些人也参与了进来,他们死后,他们的下一代中也有人以更敏感的嗅觉丰富了祖先的歌,于是无数的灵感在一起触电,放出了最夺目的火花。

当然,从对于我们民族的影响来看,今天的网络文学还无法与两千年前的《国风》相比,因为《国风》是经过历史洗礼的,是代表了我们民族的青春期的。而我们的网络文学到目前为止,还需要时间的检验,还有非常幼稚和不成熟的地方,鱼目混珠的现象还十分严重,甚至与传统文学相比在质量上也相去甚远,不可同日而语。虽然,现代社会的发达,使我们不需要象古代那样花费大量的人力与精力几代人口耳相传才能完成一部精品。但是,我们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地达到某种我们期望的高峰,网络文学依然是“路慢慢其修远兮”。

因为亚新广场离我家非常近,那天顺路去了痞子蔡的网友见面会,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以致于有人误以为是某歌星的演唱会而闯了近来。但我总感觉不太自然,我无法确定这样下去我们是离人民越来越近还是越来越远,象神一样高高在上的让人崇拜究竟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网络文学是普通人民的,就象《国风》是属于社会底层的一样,所有想要靠网络文学而做发财梦的人是不是有些与初衷背道而驰了呢?

朴素的《国风》,朴素的网络,朴素的榕树下,请保持平民的绿色吧。

                         2000年10月20

文章来源:榕树下华语文学门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