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学与诗经 >> 正文
美女作家闫红:《诗经》在现代就是“韩”
信息来源:诗经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15日19:22 文章编辑:晓华

    2010年德国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评选刚刚结束,由中国选送的《诗经》一书荣获2010世界最美的书称号。与此同时,被称为诗经最美解读的《诗经往事———爱在荒烟蔓草的年代》(以下简称《诗经往事》)近日由天津教育出版社推出,这也是弘文馆的漫漫古典情书系的又一部新作。《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民歌占了大量篇幅,以抒情诗为主流的国风,影响也最大。《诗经》中有不少描述男女情感的词句,但此前还从来没有一本以爱情解读《诗经》的书。《诗经往事》的作者闫红从暗恋、执手、诀别、片段、美人五个角度入手,选取《诗经》中的经典之作,在读诗经的同时阐释爱情,引人遐想。

  那么,以爱情解读诗经是否科学?曾写过《她们谋生亦谋爱》、《哪一种爱不千疮百孔》等畅销书的安徽作家闫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她看来,《诗经》其实跟韩剧差不多。

  记者:为什么要写一本关于《诗经》的解读?

  闫红:我从年少时就喜欢《诗经》,很多年以来《诗经》都是我的枕边书,时不时地随手翻翻,虽说有些字词古奥难懂,但只要有耐心看看注释,就可以轻易地越过了。当翻越过文字的栅栏,进入《诗经》的深处,就会发现,远古时代的人的灵魂,与现代人差别并不大,背景换了一下,那些爱恨情愁、贪嗔痴怨,都是差不多的。

  拿大家熟悉的韩剧打个比方,《诗经》里有一句其室则迩,其人甚远,换成现代人的说法,就是那个韩剧的名字《触不到的恋人》。他的住所就在眼前,他的身影不时飘过,但是,因某种原因,你总觉得与他隔山隔水,那种咫尺天涯的痛,现代的女子也并不陌生。

  记者:那么,这本书的主题是以谈情说爱为主吗?

  闫红:我的初衷是想写一本以爱情为主题的书,因为《诗经》最初打动我的,也是它里面的那些情诗。但是当我真的开始动笔,并因为动笔而开始换一个角度看它时,那些跟爱情无关的诗,倒是给我更多的启悟。

  像式微,式微,胡不归,微君之故,胡为乎中露!过去匆匆看过,只觉得这是个倒霉的小公务员,在出公差或者返家的路上,一肚皮牢骚。但是这次当我认真地打量它,开始想到,是否也可以解释为心灵与肉体的对话呢?天就要黑了,我还不能回家,就是因为你的缘故,我才这么深一脚浅一脚的。谁的灵魂不曾为肉体服役,为了穿衣吃饭以及其他的欲望,夙兴夜寐,受尽委屈。《诗经》里还有许多类似的诗,写的都是小人物的烦恼和忧伤,但也有一些诗,有着通达澄澈的境界。

  记者:从《误读红楼》到《她们谋生亦谋爱》再到《哪一种爱不千疮百孔》,你一直都在写这种解读类文章,也拥有庞大的读者群。但也有人认为你缺乏突破,你怎么看?

  闫红:以前写的三本书,虽然也放进了很多的生活感悟,但大多是通过对于他人的观望,有比较多的嬉笑怒骂,有时还会正话反说,微微讽世。《诗经往事》是我最掏心窝子的一本书,也是最不设防的一本书。如果说,那几本书是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这本书则是把自己给豁出去了,以致写完之后很茫然,有被掏空的感觉,好像所有可以说的话都说完了。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网 2010年02月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