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 >> 新闻中心 >> 诗经论坛 >> 正文
孔子删诗之说
信息来源:诗经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15日19:33 文章编辑:晓华

在我国经书之中,称得上是第一部大总集的便是诗经。诗经里三百零五篇,并非完全成于一人之手,而是由采诗之官自各国采集的民谣做总整理。

采诗官的工作在虞夏之后逐渐形成,到了周朝时制度更为完备,有定期的采诗活动。各地的风俗民情,就藉此管道上达天听。如此一来,周朝的诗理应存有很多,但为何至今只见到了三百零五篇﹖对于这件事,学者往往有所存疑,认为在三百零五篇之外,又另外存有亡逸的诗篇。因此这部诗经被认定是由孔子拿古时的诗加以删改而成。论语之上有孔子这么一说:“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

史记上也有这样的记载:“孔子语鲁太师:‘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古者诗三千余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于礼义。上采契后稷,中述殷周之盛,至幽厉之缺,始于衽席。故曰关雎之乱,以为风始;鹿鸣为小雅始;文王为大雅始;清庙为颂始。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礼乐自此可得而述。以备王道成六艺。”

但是如果照这样的说法,之前明明有三千多篇诗,却让孔子给删掉十分之九。倘若孔子删诗,作用想必是取精华之要,并且达到教化之用。若说是用来教化,却又留下多篇所谓的“淫诗”——郑卫之音。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有人提出了孔子没有删诗的主张。崔述在<<读风偶识>>中这么说道﹕

“孔子删诗孰言之,孔子未尝自言之也。史记言之耳。孔子曰,郑声淫,是郑多淫诗也。孔子曰,诵诗三百。是诗止有三百。孔子未尝删也。学者不信孔子所自言,而信他人之言。甚矣,其可怪哉。”

由此观之,崔述的说法好像也没什么不对。事实上不论其中是否包含所谓的“淫诗” ,有许多观点仍然足以推翻孔子删诗说法的。例如季札曾在鲁国观乐,当时所见的诗已经和今日差不多,不同的只是国风的次第以及颂没有「三颂」之分,当时才八岁的孔子自然不会删诗﹔乐工所奏,也是在十五国风之内。左传就记了这么一段:请观于周,使工为之歌周南召南。曰美哉,始基之矣,犹未也。然勤而不怨矣。为之歌邶、墉、卫,曰美哉渊乎,忧而不困者也,吾闻卫康叔武公之德如是,是其卫风乎。为之歌王,曰美哉,思而不惧,其周之东乎。为之歌郑,曰美哉,其细已甚,民弗堪也。是其先亡乎。为之歌齐,曰美哉,泱泱乎大风也哉,表东海者,其太公乎。国未可量也。为之歌豳,曰美哉荡乎,乐而不淫,其周公之东乎。为之歌秦,曰此之谓夏声,夫能夏则大,大之至也,其周之旧乎。为之歌魏,曰美哉沨沨乎,大而婉,险而易行,以德辅此,则明主也。为之歌唐,曰思深哉,其有陶唐氏之遗民乎。不然何忧之远也。非令德之后,孰能若是。为之歌陈,曰国无主,其能久乎﹖自桧以下无讥焉……

而孔子又时常感慨古代文献不足,怎么可能会删去那样庞大数目的诗呢﹖

从诸多的资料看来,孔子是不曾删诗的。但是在整理诗篇上,如果再引孔子说﹕「吾自卫返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可看出他对于诗经整理上,实在是不遗余力。

文章来源:《诗经》的问题——北大中文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