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 >> 新闻中心 >> 诗经论坛 >> 正文
关于《诗经》的性质问题
信息来源:诗经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15日19:37 文章编辑:晓华

赵敏俐

《荀子·儒效》说:圣人也者,道之管也。天下之道管是矣,百王之道一是矣。故《诗》《书》《 礼》《乐》之归是矣。可见,在战国时代,《诗》已经被认为是圣人的传道之书,已经有了的意义。司马迁说: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说:经也者,恒久之治道,不刊之鸿教也。可见,在中国古代人的眼中,《诗经》并不是一部单纯的文学作品,而是一部以的形式表现圣人之经典

  古人关于《诗经》的这种看法到五四时代开始受到严厉的批判。1922年,钱玄同在给顾颉刚的一封信中说:《诗经》只是一部最古的总集,与《文选》、《花间集》、《太平乐府》等书性质全同,与什么圣经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这书的编纂,和孔老头儿也全不相干,不过是他老人家曾经读过它罢了。(《古史辨》第一册)于是,《诗经》不再具有了的性质,而成了一部普通的中国古代诗歌总集。这种认识奠定了20世纪研究《诗经》的基础,标志着《诗经》学的根本转向。

这里面显然有一个基本的问题需要我们重新思考。《诗经》在我们今天看来固然是普通的诗,但是当时人对它的看法并不如此。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又说: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鱼兽草木之名。可见,孔子认为《诗》在当时是承担着多种功能,是有多种应用价值的。从现有的先秦文献记载看的确如此。《诗》在当时所承担的第一功能是礼仪功能。《颂》诗主要用于宗庙祭祀的礼仪活动里,雅诗主要用于宫廷燕飨等礼仪活动中,风诗也用于各种世俗的礼仪活动中。诗在当时所承担的第二功能是政治教化功能。中国古代有采诗以观民风的说法,又有公卿士大夫陈诗献诗之说。无论是采诗还是陈诗献诗,诗在这里都被当成是为政治服务的东西,而不是用来审美。诗的第三大功能是作为贵族子弟的教学教本。《周礼·大司乐》说:大司乐掌成均之法,以治建国之学政,而合国之子弟焉。凡有道者,有德者,使教焉。死则以为乐祖,祭於瞽宗。以乐德教国子:中和祗庸孝友;以乐语教国子:兴道讽诵言语;以乐舞教国子:舞《云门》《大武》。”

这里所说的乐德、乐语和乐舞,都与《诗》有直接的关系。这说明《诗》包含着用于贵族教育的多方面内容。总之,正因为古人对于《诗》的理解与今天有着如此多的不同,所以我们就不能仅仅把它当作一部文学作品来看待,从这个意义上讲,说20世纪的学者们恢复了《诗经》的文学的本来面目并不准确,这导致了《诗经》研究的狭隘化。今天,我们应该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重新思考《诗经》这部书的文学性质了。

(作者单位:首都师范大学)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